通过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罗马尼亚甚至整个欧洲在外卖市场规模上都与中国有不小的差距,这其中除了与人口基数、人口密度、饮食文化等因素有关以外,还与行业技术变迁和外卖平台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而这一差异也直接导致了两国外卖骑手生存现状和行业痛点的巨大不同。

国内庞大的人口基数和人口密度以及丰富的饮食文化决定了外卖行业的繁荣,巨大的订单量导致国内外卖骑手的日均接单量是罗马尼亚外卖骑手的4—5倍,而随着国内外卖平台对骑手平均配送时长的要求越来越高(从2016年的38分钟到如今的28分钟)以及颇为严苛的惩戒力度(超时罚款、差评罚款等),导致国内外卖骑手在被两者压缩的空间中生存愈发艰难,而其闯红灯逆行等行为的发生也成为了一种必然。

根据饿了么和美团近期的声明来看,双方均无意放慢在配送效率上不断前进的脚步,顶多愿意为骑手们设置一个缓冲地带——二者分别给了外卖骑手5分钟与8分钟的弹性时间,对于超时和差评不再“一刀切”,而是增设了一个“核实”环节。

但仔细一想,如果平台仍然一味地追求效率而不断试探甚至透支外卖骑手的潜能,将来他们面临的生存困境将并不会比现在好一分。

而如果有人期望平台能够稍微放慢一些对配送效率的追逐,那他的期望十有八九都要落空——首先你要问问顾客们会答应吗?另外你还要问问竞争对手们是否答应。

而罗马尼亚则恰恰相反,由于在线外卖行业发展较晚以及规模较小,当地外卖骑手面临的工作情形则与几乎国内骑手相反——骑手多而订单少,再加上国内外外卖平台在运营制度上的些许差异,造成了双方外卖骑手在生存困境上的不同。

“我们目前的工作重心是不断拓展市场,争取更多的订单量。”迈克告诉DoNews,Glovo自2015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成立以来,目前已经在全球22个国家400多个提供配送服务。

他还透露,截至目前Glovo在全球的外卖骑手人数为3.5万人(注:美团的这一数字为400万),由于新业务拓展的速度有限,另外还有5000人在平台的招聘后台排队申请中。

“以罗马尼亚为例,虽然在疫情期间我们的业务同比增长了30%以上,但仍然赶不上骑手增加的速度。”

尽管其在罗马尼亚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但面对相对较小的市场规模和激烈的竞争环境,迈克无奈表示,“Glovo的发展还是太慢了”。

在听闻中国外卖骑手的日均接单量和工作风险以后,塔哈在惊叹之余对DoNews说,“还是不要像中国那么快好了,我只希望这里外卖行业的发展能够快一点点,就像从自行车换到电动车一样,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吉祥在线娱乐怎么注册 88游戏代理 菲律宾申博导航 博e百返水高达1.0% 龙珠足球主播大圆
澳门金沙指定官网 皇马信誉赌场 申慱138官方网 胜博发老虎机娱乐 永利高女优结利彩票
大都会游戏代理洗码合作 乐博现金网登入 腾龙23大捕鱼游戏 云博娱乐返点 棋牌乐786游戏
君博国际娱乐城网址 星际官网APP 申博游戏客户端下载 真人现金赌博网站 百老汇登入网站